殴打防控人员、为逃避检查拖行民警……省高院

殴打防控人员、为逃避检查拖行民警……省高院

时间:2020-03-20 22: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3月20日,省高院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我省法院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司法服务保障的情况,并发布全省法院司法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十大典型案例。

线上发布会画面

这十大典型案例是省高院从全省法院办结的刑事、民事和执行案件中精心挑选出来,涵盖了疫情防控背景下依法严惩妨害疫情防控的各类犯罪、依法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创新审判方式有效解决纠纷等方面。

案例一:不满被测量体温 殴打疫情防控人员

【案情】 2月8日18时许,被告人周某强在厦门市思明区“源昌新天地”小区门口,得知其儿子因测量体温与正在执行疫情防控任务的小区保安潘某福发生纠纷而心生不满,遂打电话纠集被告人吴某良和谭某朝先后到场“壮声势”。吴某良持摩托车头盔砸打潘某福,并持刀向潘某福挥舞。谭某朝则持木棍、橡胶棍殴打潘某福。经鉴定,保安潘某福伤情为轻微伤。

2月8日晚,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周某强、谭某朝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2月9日凌晨,吴某良在厦门市湖里区被公安抓获。

案发后,周某强家属赔偿被害人潘某福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元,取得潘某福谅解。

【处理结果】 思明法院经审理认为,三被告人在当前全国新冠肺炎防疫期间,殴打承担疫情防控相关工作人员,社会影响恶劣,应予从重处罚;被告人周某强在本案中起纠集作用,应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周某强、谭某朝主动投案,三被告人具有坦白情节,相应可以从轻处罚;三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宽处罚;被告人周某强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潘某福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对被告人周某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被告人吴某良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谭某朝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该案是我省宣判的首例涉疫情寻衅滋事案。

案例二:逃避疫情检查 开车拖行民警

【案情】 2月5日23时许,被告人陈某喜驾驶小轿车行驶至安溪县感德高速出口时,遇到民警和医护人员在感德出口进行疫情防控检查。民警在给被告人陈某喜检测体温时,发现其体温偏高,且可能存在有酒后驾车情形,要求其下车接受检查。

不料被告人陈某喜猛踩油门强行离开检查站,将执勤民警拖行一段距离,致其手臂等部位受伤。经鉴定,民警损伤程度属轻微伤。2月6日下午,被告人陈某喜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处理结果】 安溪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喜在民警进行疫情防控检查,部分身体尚在车内的情况下,突然驾驶车辆加速离开,拖行执勤民警致其轻微伤,其行为应当认定为以暴力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应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陈某喜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且自愿认罪认罚。据此,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被告人陈某喜有期徒刑一年。 该案系我省首例宣判的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务案。

案例三:发布虚假信息 男子“卖口罩”诈骗获刑

【处理结果】 仙游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微信社交软件通过电信网络发布宣传,虚构自己有用于疫情防控的N95口罩等物资出售的事实,多次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2764元,数额较大,其行为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构成诈骗罪。其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销售疫情防控用品的名义,诈骗他人财物,应依法从重惩处。被告人黄某盛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之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予从重处罚。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且自愿认罪认罚,可予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黄某盛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400元,并责令其退赔其余赃款。 该案系莆田市首例涉疫情诈骗案。

案例四:妄想发横财 男子盗窃防疫物资

【案情】 2月12日12时许,被告人肖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窜至福建省安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爬窗进入车间,盗走一次性普通民用口黑罩7200只,医用外科口罩3000只(尚未经消灭菌流程)。经价格认证中心认证,被盗口罩价值人民币9120元。被告人肖某自己留用300只医用外科口罩后,将其余口罩通过微信群兜售,民用口罩以每只3.6元或4元的价格出售,医用口罩以每只4.5元的价格出售,销赃得款人民币37940元。案发后,被告人肖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37240元。涉案口罩,除卖给路人的100只普通民用口罩外,其它均已追回并发还被害人福建省安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处理结果】 长汀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肖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肖某具有坦白、退赃情节,认罪认罚,可从以处罚。被告人肖某在预防、控制突发感染病疫情期间盗窃防疫物资,应依法从重处罚。据此,法院以被告人肖某犯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000元;责令被告人肖某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37240元,发还被害人及善意购买人。 该案是我省首例涉疫情盗窃防疫物资案。

案例五:违反禁猎法规 男子捕猎野生动物获刑

【案情】 2019年9月至10月,被告人黄某我使用拉电网电击的方法在福鼎市店下镇溪岩村贡洋自然村农田间非法猎捕野生动物,期间共捕获两只野猪。其中一只野猪被黄某我屠宰后运输至福鼎市龙安桥头出售,另一只野猪因电击后未死而被黄某我驯养在自家的养殖场内。经鉴定,被告人黄某我猎捕的野生动物野猪,属有重要生态、科学和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2020年2月7日,黄某我被福鼎市公安局抓获,其养殖场及住处内的活体野猪等野生动物及相关猎捕工具铁丝、电铃也被一并查获。

【处理结果】 福鼎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我违反禁猎法规,在禁猎期内使用禁用工具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狩猎罪。其曾因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罪行,属于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鉴于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坦白,且认罪认罚,可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非法狩猎罪判处被告人黄某我有期徒刑一年。 该案为宁德市首例涉疫情非法狩猎案。

案例六:五地“隔空对话” “云”审涉外涉侨案

【案情】 2019年4月,郑某美向福州仓山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郑某铨立即偿还其借款本金50万元,并支付利息至实际还清之日止。2019年12月2日,仓山法院作出判决,以郑某美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证据不足,驳回其诉讼请求。郑某美不服一审判决,向福州中院提起上诉。因上诉人系美籍华人,定居在美国;被上诉人为中国公民,但在外省。疫情防控期间,双方当事人均不便到福州参加诉讼,而上诉人郑某美又强烈要求亲自参加庭审。于是,福州中院依托“云法院智慧庭审系统”,让分处两国、两省、五地的法官、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隔空对话”,通过互联网“云系统”,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围绕本案涉案款项性质是否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借款等焦点问题,充分发表诉求及辩论意见。

【处理结果】 福州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焦点问题在于涉案款项性质是否为郑某铨与郑某美之间的借款。郑某铨抗辩涉案款项系郑某美受林某指示返还给其的担保借款,并非其向郑某美的借款。郑某铨与林某之间的短信往来记录及通话记录,形成证据链,可以证明郑某铨的抗辩主张。郑某美与郑某铨之间仅为同乡关系,而涉案金额达50万元,却没有借条,郑某美对借款合意以及借款经过、借款利息、借款期限等陈述不清,亦未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予以证实,郑某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故郑某美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在线庭审结束后,当事人借助电子签名技术,进行在线签字确认。2020年3月10日,法官对本案进行宣判,向双方诉讼代理律师送达了民事判决书。 该案系福州中院通过“云法院智慧庭审系统”审理的首例涉外、涉侨案件。

案例七:因疫情滞留湖北 法官远程办案促调解

【案情】 2016年4月19日,被告陈某、姚某夫妇与原告中国农业银行某支行签订《个人担保借款合同》,两被告向原告借款37万元,以其名下房产作抵押。之后,原告依约向两被告发放借款37万元,两被告亦依约同原告一同办理了抵押物登记手续。后两被告未按合同约定按期足额偿还借款,截至2019年11月15日,尚欠借款本金276178.91元,利息4892.88元。中国农业银行某支行将陈某、姚某夫妇起诉至法院。2020年1月6日,该案在罗源法院立案。案件承办法官系湖北人,春节期间回湖北过年。因疫情防控需要,承办法官滞留在湖北,无法返回法院上班。考虑到疫情防控期间应避免当事人参加诉讼带来的聚集风险,且自己还在湖北老家,短时间内无法返岗,为及时化解纠纷,承办法官遂征求当事人意见,通过福建移动微法院对案件进行远程视频调解,当事人均表示同意。

【处理结果】 2月24日,承办法官通过福建移动微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在线调解。调解过程中,承办法官认真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并耐心进行释法说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线上调解,原、被告就还款协议达成一致意见,陈某、姚某夫妇承诺于2月25日向中国农业银行某支行支付律师代理费3372.9元,并自2月起继续按照双方签订的《个人担保借款合同》履行还款义务,中国农业银行某支行自愿撤诉。随后,双方当事人通过移动微法院的在线会签功能签字确认调解协议无误,法院出具调解书对调解协议予以确认。 该案是我省首例在鄂法官利用福建移动微法院远程办理案件的案例。

案例八:全力保障疫情 解除援鄂医务人员“限消令”

【案情】 原告曾某与被告肖某、何某夫妇因为楼上楼下漏水问题从发生争执,诉至厦门湖里法院。湖里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认定肖某、何某应对房屋的厨房、卫生间及阳台进行防水处理,修复至不漏水;应对房屋的主卧天花板、墙壁、厨房天花板、卫生间天花板、阳台天花板损坏进行修复。2019年7月22日,曾某根据上述生效判决,向湖里法院申请执行。湖里法院依法对肖某、何某发出限制高消费令(下称“限消令”)。2020年2月20日,执行干警接到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和湖里区金鼎社区居民委员会的电话,告知何某是福建省支援武汉第三批人员,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希望法院可以暂时解除对何某的“限消令”。湖里区金鼎社区居民委员会于2020年2月24日出具了相关证明。

【处理结果】 鉴于何某即将奔赴抗疫一线,非因私需要乘坐高铁、飞机或住星级酒店,湖里法院本着防控疫情优先、善意执行理念,为全力保障疫情防控,2月25日,经合议庭合议,决定暂时解除对援鄂医务人员何某的“限消令”,同时通过电话向申请人曾某说明情况并获得理解。2月26日下午,何某从武汉来电,向法院表示感谢,同时表示待从武汉归来后会积极配合法院工作。 该案系我省首例解除援鄂医务人员“限消令”案件。

案例九:护航复工复产 保障救护车配件生产

【案情】 2019年5月,申请执行人厦门某游艇公司向厦门集美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被执行人上海某汽车公司立即支付货款35万元及相应违约金。集美法院受理该案后,依法查封被执行人上海某汽车公司名下的银行账户,并对其法定代表人适用限制高消费措施。在执行过程中,集美法院多次协调双方当事人处理本案,但鉴于被执行人经营确实困难无法一次性履行义务,该案迟迟未执行完毕。2020年2月,被执行人上海某汽车公司联系集美法院,称公司正在为防疫一线生产救护车配件,有部分履行能力且已取得申请执行人的理解,希望法院尽快解除相关执行措施。

【处理结果】 2月18日,在集美法院的积极协调下,申请执行人厦门某游艇公司自愿放弃该案违约金部分,由被执行人上海某汽车公司筹措资金将该案剩余本金全部支付完毕。同日,在申请执行人收到上述款项后,集美法院第一时间线上办理结案手续,并立即解除财产查封、失信惩戒等限制措施,依法保障被执行人上海某汽车公司及时复工复产,服务防疫一线。

案例十:解除冻结账户 助力防疫物资生产企业

【案情】 被执行人福建某制药有限公司因建设工程、合同债务、劳动争议纠纷,从2019年开始陆续被申请强制执行,涉及案件12件,欠债总额1037万元。三明中院、三元法院、梅列法院分别对其银行账户依法冻结。

2020年2月25日,福建某制药有限公司向三元法院申请解除冻结其银行账户资金,并提供一批医药货物进行担保。据了解,该制药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药品、医疗器械研发生产的公司,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有关部门已批准该制药公司生产口罩、防护服等防疫急需物资,但扩大生产需要大量资金。三元法院收到解冻申请后,立即组织执行干警前往该制药公司核实相关情况,清点担保财产,并及时向三明中院报告上述情况。

【处理结果】 三明中院执行局合议庭紧急研究后认为,该制药公司承担疫情防控紧缺物质的生产任务,符合暂时解除查控措施的条件,为保障企业尽快复工转产,同意立即解除冻结账户。为了避免该制药公司转移财产或将资金挪作其他用途,损害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执行干警还明确要求该公司账户资金只能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定期报告账户资金的往来进出情况及用途,自觉接受法院监管,并做好申请执行人的沟通解释工作。2月26日上午,在三明中院的统一协调下,通过办案系统线上解除冻结该制药公司名下的银行账户。

作者:福建法治报记者 张梅花

值班编辑:郭佳文

福建法治报原创: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猜您喜欢